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打狂犬疫苗致女童患脑病?(图)

时间:2018-01-08 12:36 来源:网络整理

 

为了给孩子治病,李娥英带小琳去多家医院求医。

  图为李娥英保存的各家医院的诊疗卡。


  9岁的小琳5年前在厚街接受狂犬疫苗注射后患脑病

  此病是否与注射疫苗有关,医疗机构的答案并不一致

  家长要求厂家和医院赔偿 医院表示家长对风险知情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汪万里

  5年前,当时4岁的小琳(化名)在跟小狗玩耍时,不小心被狗爪擦破了手指的皮。妈妈李娥英带着她在厚街医院打了狂犬疫苗,之后她开始出现双眼斜视、抽搐,严重时还口吐白沫的症状。

  李娥英带着女儿到处求医,2010年6月,湖南湘雅医院诊断孩子是脱髓鞘脑病,随后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报告,认定小琳符合狂犬疫苗引起脱髓鞘脑病的特点。

  然而,东莞市疾控中心的调查认为“无证据表明患儿所患脱髓鞘脑病与接种狂犬疫苗有直接关系”。但2013年11月,东莞市医学会再次鉴定,认定小琳的脑病跟狂犬疫苗有直接关系。

  5年过去了,已是小学生的小琳跟同龄人相比非常好动,家长和老师都管不住,走路时常会偏、摔倒,天天得吃药。

  李娥英状告厚街医院损害赔偿案4月14日开庭,疫苗带来的阴影仍笼罩在这个家庭身上。

  李娥英一家是湖南常德人,2010年,在厚街镇南五村开士多。那一年的2月28日,李娥英牵着一条小狗跟4岁的女儿小琳玩,不料狗爪擦破了小琳的手指。小琳的手指受伤了,这个家也逐渐被阴影笼罩……

  打狂犬疫苗后时常犯病

  怕小琳得病,李娥英马上带着孩子赶到了厚街医院。医生告诉她,必须得打狂犬疫苗,得分阶段打5针。

  2月28日打了第一针,当天晚上孩子发低烧。3月3日打第二针,3月7日打第三针。打完第三针,李娥英发现孩子双眼往右斜视。当时她并没多想原因。

  3月29日,打了第五针疫苗。回到家,李娥英发现孩子没什么劲儿,眼睛还时不时斜视。第二天下午,孩子突然抽搐、口吐白沫,心跳加快,吓得李娥英一家人赶紧把孩子送往附近的仁康医院。

  经过抢救,小琳恢复过来了,没想到后来又接连犯了两次病。

  医生诊断患脱髓鞘脑病

  孩子这是怎么了?李娥英把孩子送到了厚街医院,医生诊断孩子是中枢神经系统感染,但也没有治愈的良策。

  那一段时间,“老乡说哪个医院好,我就往哪个医院跑,什么医生都想试试。”李娥英说,4月30日,从同济光华医院出院后,经老乡介绍,她带孩子到了湖南省儿童医院。

  湖南省儿童医院的医生诊断,小琳得的是脱髓鞘脑炎,是一种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疾病。

  为了再次确诊,李娥英又带着孩子到了当地更权威的医院—湖南湘雅医院。医生明确诊断,孩子患的是脱髓鞘脑病,即脱髓鞘脑炎。

  小琳是怎么得上这种病的?2010年7月5日,湖南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法医学鉴定意见书,结论是:“符合狂犬病疫苗引起脱髓鞘脑病的特点”。

  此时,李娥英才明白,孩子的病是由狂犬疫苗引起的。

  家长状告医院和疫苗厂

  李娥英拿到了鉴定结果,马上赶回东莞找厚街医院要求一个说法。东莞市疾控中心接到医院的反映后,展开了调查。

  记者在东莞市疾控中心2010年7月29日出具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书”中看到,小琳注射的狂犬疫苗生产厂家为“深圳赛诺菲巴斯德有限公司”。该诊断书没有说明任何原因,给出的结论为“目前尚无证据表明患儿所患脱髓鞘脑病与接种狂犬疫苗有直接关系”。

  这让李娥英无法接受。她直接将厚街医院和疫苗生产厂家告上法庭,要求赔偿。2013年11月,受东莞市人民法院委托,东莞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办公室对小琳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召开了鉴定会。

  一个月后,东莞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办公室出具了鉴定报告,结论跟东莞市疾控中心的结论完全相反:小琳符合狂犬病疫苗引起脱髓鞘脑病的特点,伤残等级为三级乙等。

  赔偿协议迟迟无法签订

  为给孩子治病,李娥英和丈夫花光了积蓄,还借了不少外债。

  “2010年12月份的时候,当时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已经认定孩子的病跟疫苗有关,生产厂家希望跟我们私下调解,补偿近6万元给我们,让我们不能再追究他们的责任。”李娥英说,迫于无奈,她当时签下了协议。

  不过,2011年4月,东莞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撤销了这份协议;但到了这一年的年底,这份民事判决书也被撤销了,该案又被发回重审。

  拖了3年多,2014年8月,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组织疫苗生产厂家和李娥英调解, 双方协商补偿29万元。但之后却又因为协议中的一些条款问题,这份协议迟迟无法签订。

  今年4月15日,李娥英告诉记者,前段时间在法院的协调下,她再次和生产厂家协商,“厂家说周五前就会有个答复”。

  不过,昨天傍晚,记者联系李娥英,她说,不知何故,疫苗生产厂家到了周五(4月17日)也没动静,她不想再傻等下去,坐车回了湖南,“孩子在家不放心”。

  医院:疫苗有风险家长知情

  鉴定认为孩子的脑病是由疫苗引起的,那么李娥英为何还要状告厚街医院呢?李娥英说,孩子的病发展成这样,医院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李娥英告诉记者,孩子总共在厚街医院打了5针狂犬疫苗,从第一针开始,她就跟医生讲过孩子的一些异常反应,但医生并未在意,还告诉她是正常的。




上一篇:夏季,每天百余人打狂犬疫苗
下一篇:厦门日均20人打狂犬疫苗 吃东西没擦嘴被老鼠咬